我在非洲开发“链家”卖房
2021-06-01 16:39

我在非洲开发“链家”卖房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边码故事(ID:tech-kk),作者:栗蓉,题图来自受访者提供


22岁,水哥放弃大学毕业证,决定闯荡非洲。6年里,他摆地摊、卖电脑、做团购、卖房子、做医疗,赔掉300万又逆袭。他将国内互联网工具和商业形式运用到这片土地,管理的非洲员工从8个到150个,而水哥的终极梦想却是做一个“农民”。


对于华人来说,水哥所在的尼日利亚让人联想到足球的同时也意味着危险、金钱和刺激,然而其丰富的人口、资源不断吸引着中国移民。作为异乡客和新移民的水哥,他是如何在不断创业中理解和管理当地人,创新商贸模式,在异国他乡找到自己存在的位置。以下是水哥的非洲故事。


首次创业:产品完胜,细节完败


“主板烧了!”


“键盘坏了!”


“这电脑没法用了!”


……


千算万算,水哥也没想到,自己在非洲的第一次创业,竟然是败给了售后问题。


2017年4月,在非洲一家由中国人创办的综合性B2C电商平台——Kilimall上了一年半的班以后,水哥决定辞职,自己在尼日利亚最大城市拉各斯创业。创业的内容,是打造一批让非洲青年人见人爱的笔记本电脑。


图 | 水哥,出生于1993年,湖南益阳人


当年创立thinkpad笔记本电脑时,IBM公司把“think”作为座右铭,印在某个员工的便笺本上。与此相比,水哥自己更强调idea的重要性,所以他把这款笔记本命名为ideabook。


和因为售后问题而草草收场的结局不同,ideabook可以说“一出生便风华正茂”:炫酷银,量子黑,星空灰,三种“狂拽酷炫”的青春色,让拉各斯的一大批长期快被惠普“哑光黑”笔记本磨掉“青春棱角”的年轻人大呼过瘾。


“有非洲年轻人告诉我,这么薄、这么炫的笔记本电脑,’简直让我双目瞬间失明。’我告诉他,这句话在中国国内,叫做’亮瞎眼’。”回忆起4年前的第一次创业,水哥笑着说。


图 | 尼日利亚最大城市拉各斯日常


2016年底,水哥第一次来到尼日利亚。


这是个非洲人口最多,拥有约10万华侨华人,西部非洲华侨华人数量最多的国家。


如果把贩卖小商品和日用百货代表的低端贸易,看成是第一代赴尼华人(上世纪末八九十年代)“讨生计”的主要内容;把矿业、零售业、农渔业、制造业等视为第二代赴尼华人(21世纪初前10年)个体户“掘金西非”的跨国尝试;那么水哥所在的90后群体,则在尼日利亚通过不断的“触网”实验,间接助推了华人在非商贸模式的转型升级。


这个群体的人数虽然不多,但在移动互联的全球科技趋势裹挟下,正慢慢发展壮大。


图 | 当地的生活日常


从此,华人在西非的创业开始走上云端,就像水哥当年做ideabook时想的那样,“‘有想法,没办法’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在非洲,只要你有想法,总会找到实现它的一万种办法。”


在与代工厂达成深度合作后,ideabook经历了一个“口碑市场双丰收”的上升期。和thinkpad略显笨重的机身、惠普单调乏味的颜色相比,非洲的小年轻们对ideabook赞不绝口。市场的积极反馈,让水哥干脆把电脑放在了非洲的两个电商平台上卖。5个月内,笔记本电脑线上和线下销售额达200万+人民币。


饶是一台日臻完美的笔记本电脑,也会在顷刻间败给那些散落在生活中的琐碎细节。


图 | 水哥(右三)和同事们在一起


在登陆尼日利亚初获好评的4个月后,水哥的手机开始响个不停。


“我的电脑怎么烂了?”“我的屏幕被压坏了!”


如今回忆起当年那些接踵而至的售后问题,水哥这样说:“为了把价格压低,我们在电池上选择了最基础的方案。这些方案放在国内,哪怕做一千一万遍实验,都是没问题的,但在电压极不稳定的非洲大陆,付出的代价,很可能是非人为性的烧坏主板。”


相比于均价在2000元左右的国内笔记本品牌,售价在1000多元人民币的ideabook自然是非洲人心中“物廉价美颜值高”的“神器”。不过和烧坏主板同时出现的,还有被压坏、撞烂的诡异情况。


这就不得不提到尼日利亚人的出行必备:黄色小巴。在拉各斯街头,随处可见这种面积狭小、人员拥挤的小面包车,在国内,这种面包车一般只能坐6~7人,尼日利亚人在相同的空间里,改成了12甚至16座。


图 | 遍布街道的黄色小巴


“你想想看,笔记本电脑再怎么坚固,也禁不起拥挤人群的摩擦和挤压啊!”水哥说。


在非洲做地产,如何“反丛林法则”


就这样,水哥的第一次创业以草草收尾结束。粗略一算,自己赔了300多万人民币。


经此一“役”,水哥觉得自己应该弄清非洲人的真实需求,这样才能有的放矢地去二次创业。


考察市场的同时,敏锐地嗅到潜在的商机,这是他在非洲打拼的一大“杀手锏”。高中时,他就伙同几个同学一起倒卖教辅材料,往返于长沙和益阳两座城市之间,并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大学时,他通过飞信平台,做过资讯群发和学生日用品的销售。眼看飞信“不敌”微信,他转手把飞信卖了,赚了几万块钱,接着又组织团队,去做当时“需求最旺盛”的考研培训。


读大四时,适逢2015年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和学校的一个非洲留学生聊天时,嗅到了非洲市场的商机。非洲同学对肯尼亚国内营商环境的“安利”,让水哥觉得非洲或许是一块创业的潜在宝地,当然,它还是一块有待被发掘的资源“处女地”。


当水哥把放弃毕业证去非洲“淘金”的想法告诉母亲时,她的第一反应不是立即反对,而是找到一个早些年“拜过把子”的闺蜜,后者的老公在非洲做生意,也有一些亲戚在肯尼亚。一通促膝长谈后,水哥打包好行囊,决定去非洲一探究竟。


图 | 路上的风景


图 | 彩色非洲


他的第一站是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在非洲工作对水哥而言,几乎不存在什么所谓的适应期:他认识很多非洲的校友和朋友,了解非洲市场的空间和前景;事先去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做过市场调查,熟悉在地文化和风土人情;“夜猫子”的他来到内罗毕的第一个晚上,几乎保持了和国内如出一辙的作息时间——晚上两三点入睡,第二天白天无需用咖啡提神,可以继续奋战一整天。碰上值得开拓的业务,我甚至可以周一至周五,每天睡2到3个小时,然后用一个周末把缺了的觉补回来。


在肯尼亚做电商平台的不到一年,水哥被派往尼日利亚——这个“非洲第一大经济体”,小商品经济发达,小生意人遍布全国。在拉各斯,最大的服装市场兜售来自中国的尾货,价格便宜,质量好,款式多。相比肯尼亚,尼日利亚的市场规模更大,营商条件也更成熟。


图 | 铁路边的小市场


在笔记本电脑创业失败后,水哥嗅到了另一个商机无限的市场:房地产。


水哥所在的拉各斯,是一个人口2000多万的大城市,“你可以把它想象成国内的北京或者上海。在尼日利亚,每天都有无数年轻人从各地涌向拉各斯,他们在这里工作,生活,谋事业,搞钞票。”


尼日利亚的“国情”又和中国不同。在中国,买房、买车、上户口或许是不少人眼中的“婚姻标配”,但在拉各斯,结了婚依然租房的情况非常普遍,“尼日利亚的丈母娘没有中国的厉害。”水哥笑着说。


图 | 房地产广告


正是看准了拉各斯人口流动大、租房需求旺盛,2019年4月,他开始组建起“非洲链家”X-Home,初始业务团队 6 名中方员工,60 名+本地员工,逐步扩大至6 家直营店铺/办事处,对接租房需求 3000+个,只用了半年时间,就实现了盈亏平衡。


“我甚至连公司的logo都是‘搬运’链家的。”水哥说。X-Home的模式是做二手中介——通过让整合一些本地小型中介的房源,用渠道的优势吸引拉各斯的租客。


为什么X-Home的渠道优势明显?根据水哥的说法,拉各斯租房市场虽然需求巨大,但遍布的是各式各样的“丛林法则”。


图 | 房地产创业时,员工们在2019年国庆时的合影


“比如地产中介最在意的中介费,在拉各斯,中介费甚至能收到10%~15%。是的,你没听错,在国内,这个点数超过5%就已经很吓人了,但在拉各斯,地产中介在报中介费时,可以说是张口就来。”


水哥介绍,中介除了按百分比收取中介费,其他的收入来源还包括打扫庭院、发电机费用平摊(在尼日利亚,能24小时供电的小区算得上是高消费小区了)以及各项综合服务费。“费用越多,越细,可操作的空间就越大。”水哥说。


根据水哥的解释,X-Home的渠道优势在于,它朝着“丛林法则”的反向进行运作。“定下多少佣金,多少中介费,之后就不可能更改了。你客户跑得再勤,专项费用再杂,都得按合理的比例收取中介费。”


属于“地摊经济”最好的时代


在拉各斯被卷入“地产风云”的同时,水哥也和同事投入到了尼日利亚“地摊经济”的洪流中。


如果你在2019年底去过拉各斯,你或许会在社区和街边发现不少标有“lapamart”字样的易拉宝,旁边摊位上摆放的,是拉各斯人民的“心头好”:雨伞、手电、香水、工艺品、电池……这是水哥在进入拉各斯“本地生活”板块后的另一个布局:地摊零售。货源从中国大陆或非洲的一些中国工厂拿,把摊位摆到拉各斯全市的100多个核心区域,“每天毛利能到200多块人民币,这还只是一个售卖点的数据。”水哥说。


图 | 随处可见的街边地摊


图 | 非洲的木材市场


图 | 劳作的工人


“举个简单的例子,一瓶香水,我们从供应商那边的拿货价是144奈拉,我们在摊位上卖200,拉各斯其他有铺位的店面,标价基本都在500左右。拉各斯人也会算啊,他们不来我们这买,还舍近求远去标价500块的店里买吗?!”


在参与到“地摊经济”的同时,水哥还格外注重“争取可以团结的对象”。“我们招募了一堆常年在家带娃的家庭妇女,她们对本地社区的消费习惯和人情往来,肯定比我们这些’外来的和尚’强百倍。把开拓新铺位的重任交给她们,让她们的生活里不仅只有孩子和家庭,还有参与其中的生意,动力别提多强啦。”


初创笔记本生意,涉足房地产板块,然后参与到地摊经济中的水哥,经常被朋友问到一个问题:在非洲创业,前景到底如何?


而直到这两年,“内卷”这个词在国内开始走红,水哥才发现,这些国内朋友所处的行业,或许真的像他们所担心和焦虑的那样,真的“太内卷了”。


图 | 当地的生活很“慢”


他打了个比方。2015年,他第一次来非洲工作,如果那一年他选择在国内做社区团购,那么通过搭建团队,吃苦耐劳,可能会做到一定的体量。但一旦发生像疫情这样的“黑天鹅事件”,他八成会遭遇重大危机。


“为什么?因为很可能某一个互联网巨头或者资本,突然间就杀进我所在的行业了。”他担心的是,辛辛苦苦这么多年搭的团队、平台、成绩,在任性的资本面前,会“毫无招架之力”般被攻陷。


但在非洲,情况完全不一样。“在非洲创业了这么多年,我一直不知道’内卷’到底是什么感受。就拿我在kilimall做电商为例,5年前我刚来kilimall时,一根弦就一直紧绷在我们每个中国员工的脑中:非洲电商的红利期和窗口时间,也就是接下来的这3年了。好了,3年以后我们再聊天时,会发现,咦,怎么这个窗口时间还没来?”


从“杂牌部队”到“正规军”


“在非洲工作是怎样一种怎样的体验?”在知乎的这个问题下面,水哥补充问过一句话:


每个落地的中国公司都在高喊“本地化、本地化”,但,究竟怎样才能融入本土?


他经常听到在尼日利亚的中国同胞抱怨:非洲人的工作效率,咋就那么低呢?今天答应的事情,他们偏要拖到明天甚至后天;今天领完工资,明天就不见人了。


图 | 工作间隙


起初,水哥也碰到过类似情况。


于是他在公司执行“Promise is promised”原则,对待不守规矩的,坚决不给机会。当然,现代化的管理,也需要借助一些线上的工具,否则你只能在非洲人的惰性面前摊手无策。


打考勤是所有职场人都逃不过的一个制度。很多人说,在非洲创业的企业都是“野蛮生长”,在丛林法则还没兴起,江湖规矩还未建立的时期,太多无意义的制度,会破坏创业公司员工,尤其是非洲本地员工的积极性。


但如果让非洲员工养成了自由散漫的习惯,创业团队的根基就会动摇。当他和创业伙伴们苦恼的时候,公司发现了企业微信这个线上工具。回忆起在非洲创业时的管理难题时,水哥坦言,如果当时没有企业微信的“加持”,“我们可能只是一支不讲规矩的’杂牌部队’。”


图 | 同事们


在非洲工作、创业,必须随时应对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有时吃紧的电力,能让一屋子同事没法电脑办公;有时突然“掉链子”的打卡机,会让线下的考勤彻底“掉线”。所有在非洲的创业者,或许都通过企业微信,在“按部就班”和“灵活机动”之间,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最佳平衡点。


立规矩的同时,想真正在非洲“本地化”办公、生活,还需要学会真正理解当地文化。


在肯尼亚采购工作期间,水哥经常要与本地商家进行长达数小时的“谈判”,也时常邀请他们一起吃饭。肯尼亚人多数信基督教(还有部分伊斯兰教),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们会和他讲教义,希望他也信教。在肯尼亚人的价值观里,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点:你有的我没有的,你就应该给我,或者我自取(可能也是部落生活留下的价值取向,我家没油就去你家取,你家没米来我家吃)


“所以在和中国人谈判的时候,他们就会认为你有钱,我没钱,所以你应该多给我一些。达不到他们的预期,就把你晾在一旁,不再和你交流。”


在处理这些问题的时候,水哥的策略是:先做到心中有数,成本是多少,利润应该几何。而后在谈判时,杀起价来毫不留情,先点破你的成本,再跟你谈利润。同时,配合我懂的一些斯瓦西里语,拉近距离的同时也暗示他:我是老肯,你骗不到我。


图 | 参与当地人的联谊活动


几年前,水哥在拉各斯周边买了一块15亩的地,雇了几个当地农民帮忙打理,种了些蔬菜,蔬菜熟了就让这些农民自己割来吃;养了几只鸡,鸡下蛋后,让蛋再生鸡。虽然水哥几乎很少去巡视他的“领地”,但总畅想未来某天驱车前往,眼前鸡在跑,心中梦在飞。正如海子写的那样:从今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边码故事(ID:tech-kk),作者:栗蓉,编辑策划:JUMP,视觉:隋欣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白小姐选一肖一码_香港马会开奖结果_铁算盘心水论坛_王中王精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