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永远也够不着的“下一代 Windows”
2021-06-01 16:40

我们永远也够不着的“下一代 Windows”

作者:书航,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几天前,微软在年度开发者大会 Build 上又一次提出了所谓“下一代 Windows”。这已经不知道是 Windows 第几次画大饼了。但在此之前,微软刚刚砍掉了历时一年半开发的 Windows 10X,折叠双屏概念设备 Surface Neo 也宣告死亡。


从 “维纳斯计划”、Pocket PC、Windows Mobile、Windows Phone,到 Windows RT、“S 模式”再到 Windows 10X……从历史上看,任何低于完整版 Windows 的设定(即不能运行传统的 x86 程序),在市场上总是注定要失败的。


Windows 始终没有做到自己革自己的命。这是为什么呢?我们真的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下一代 Windows”吗?还是说,因为历史包袱实在太重,Windows 将永远是现在这个样子?


社长此前有多篇稿件专门研究 Windows、国产 Linux、鸿蒙等操作系统,持续关注 Windows 10 X 和折叠屏设备。接下来,社长将用几篇稿件陆续带大家解读这些话题,展现一幅关于“10 年后的电脑”的图画。


如果真的有“下一代 Windows”


首先,我们根据来自 Windows Central 等地相对比较靠谱的爆料,来预测一下所谓“下一代 Windows”将可能包含什么新变化。


1. 界面风格将翻新和统一


自 Windows 10 初版在 2015 年发布以来,其界面风格不统一的问题就广受诟病,其中夹杂着近两年、Windows 8 时代、Windows 7 时代、XP 时代乃至 Win95 时代的元素,这让它看上去一直像是一个半成品。


微软为包含界面更新的新版本取了代号为“太阳谷”(Sun Valley),将着力解决 Windows 界面元素叠床架屋的混乱局面,同时也将彻底淘汰一些“传世”的旧版组件,例如彻底剥离 IE 及旧版网页控件(Webview)



“太阳谷”(Sun Valley)还将引入微软更新之后的设计语言,窗口、菜单和控件将出现更多的圆角、弧度、柔和的阴影及“亚克力”材质效果。这一设计语言将分批次应用,目前已经可以在 Edge 浏览器和“资讯和兴趣”任务栏项目中看到。


2. 一个全新的应用商店


新的应用商店与目前预装的“微软商店”是完全不同的,这个应用商店的唯一作用,仅仅是确保在其上运行应用的完整性和安全性,避免恶意应用的流行。如同现状一样,新商店不会,也做不到完全取代用户自行下载运行 exe 格式的安装程序。


据报,新商店将整合现有商店内的 UWP 应用及 x86 应用,Windows 内置软件包管理器 winget、以及类似 Adobe CC 这样原本过于复杂,并不适合上架商店的大型 x86 软件套装;更重要的是不限制付费方式必须要走微软的支付途径,也不会从交易中分成。


考虑到目前苹果 App Store 与 Epic Games 的垄断官司激战正酣,这样的传闻别有一番深意。此前澳大利亚一度想对大型搜索引擎如谷歌征税,补贴当地新闻媒体,微软当即表示自家的必应(bing)搜索可以随时顶替谷歌在澳洲的位置。也许微软这类日常“搅混水”可能会成为今后的新常态。


3. 可直接运行安卓 APK 应用


如同“太阳谷”一样,这个原生旁加载安卓应用的能力也有个开发代号叫“拿铁”(Latte),将开源的 Android 系统(AOSP)集成到 Windows 10 里面。但它可能不会内置谷歌服务套件 GMS,意味着它最终将和华为手机差不多,可以安装一些不依赖 GMS 的应用,但恐怕不能运行 YouTube、WhatsApp 等众多受欢迎的应用。



“拿铁”传闻已久,但这个消息相对不靠谱,至今也没有可供外界评测的预览版出现,所以不要有太高的期待。相比之下另两个功能更确定会引入:一是在电脑上以无线方式链接你的 Android 手机,可传输屏幕,共享剪贴板及拖拽文件,类似华为、联想、小米等为自家手机开发的协同功能。



二是安装图形界面的 Linux 应用。目前 Windows 10 专业版内置一个 Linux 子系统,程序员们可以直接装一个 Ubuntu 用作调试开发,只不过都是命令行,没有图形界面。有一些实验性的方法可以安装一个 Linux 桌面,但过程比较复杂。今后,Linux 版图形应用也许可以在“开始”菜单中直接运行,在系统设置中管理和卸载,就像 x86 应用一样方便。


一切顺利的话,Windows 10 电脑继承的安卓和 Linux 应用可用性将达到 Chromebook 的水平。到时候除了装抖音之外,再把国产 UOS 上一些软件搬过来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很多 Linux 版国产软件都是天生没广告的。


在 Build 大会上,纳德拉宣布“下一代 Windows”时所用的说法也耐人寻味。他提到现在的 Windows 10 使得人们可以任意选用喜欢的硬件来工作,学习和创造,已经和 Linux 等搭配在一起来促进创造力;“下一代 Windows”将是一个尽可能满足人们需求的“开放平台”。


这可以被解读为是确定支持 Android 应用层的一种暗示,也意味着 Windows 将越来越转变为承载多个不同应用生态的一个大的“容器”。


Windows 10X 之死


五年来,Windows 10 的开发节奏逐步固定为一年两次大版本,每个大版本都会有一些功能更新。不知不觉中,现在的 Windows 10 和 2015 年刚刚发布时的样子已经完全不同。


然而 Windows 部门的拖延症最近又恶化了。就在 5 月份推送的 21H1 版本更新,基本不包含新功能,只是一些补丁包合集。很多排队等着发布的新功能,都延期到了今年底甚至明年初才一起发布。


好消息是,到下个大版本 21H2 发布时,很可能就会引入上述“下一代 Windows”的各种改变,让我们不至于等得太久。坏消息是……这种开发进度的加速是以 Windows 10X 被砍掉为代价的。10X 的开发人员现在并入了主流版本 Windows 10 的团队。


Windows 10X 是专为小屏幕、折叠屏和双屏等小型移动设备定制的操作系统品种,原本打算随着微软的第一方硬件 Surface Neo 同步推出。



社长曾在微软中国的一次活动上看到 Panos Panay(微软首席产品官)首次展示 Neo,那是一个将两块窄边框 9 英寸屏幕对折起来的设备,重量是轻到惊人的 655g 。它可以在小屏幕时,用第二块屏幕区域充当键盘,而在完全展开之后拥有更大的显示区域。


这个设备从来没有真正对外销售,按计划如今应该已经上市,但在去年 10 月被砍掉了。倒是联想将双屏设想进一步变成了现实,在 2019 年 5 月就开发成功了柔性折叠屏笔记本电脑的原型机。在 2020 年,该机正式上市,也就是售价接近 2 万元的 ThinkPad X1 Fold。



本来 Windows 10X 这个系统承诺了更少的内存占用,今后主要运行在 ARM 架构上,而配置稍低的 x86“上网本”也可以毫不吃力地跑起来。也许是出于对新系统的期待,同时也是因为在工业设计上机身已经压缩到极限,考虑到散热等问题,所以 X1 Fold 并没有采用最顶级的配置。


X1 Fold 采用了 Lakefield 架构的 i5-L16G7 处理器,本质上是“上网本”专用芯片 Atom(凌动)的传人,自然不要期待它有什么太出色的表现。这样的配置现在不得不跑起完整的 Windows 10,就显得非常吃力了。虽然潇洒的把一台“32开”的设备展开变成“16开”是相当拉风,但一想到这么豪华,而且这么贵的机器却在配置上扯了后腿,心里自然是有点儿堵。


摆在小东西极限爱好者面前的一个很现实的困扰就是,娇小的机身限制了内部硬件配置的发挥空间。“上网本”、UMPC 等低压 CPU 机型,即便采用出厂时的原装软件也只是勉强开机的状态。在升级到最新版系统以后,打开一个“此电脑”都要一两分钟,P 图剪视频打游戏先不说,开十几个网页也会崩溃。这样勉强用是意义不大的。



社长目前的主力机型 Surface Go,在今年初马上就要过质保期限的最后几天之内,非常争气的报修了——电池过热鼓包,后盖翘起,给返厂换了一台。但是从此之后,社长每隔半小时左右就要摸机身背面感受一下温度,不行了就先关掉晾一下。


又想麻雀虽小,又想五脏俱全,又想麻雀飞得跟超音速客机一样快——你咋不上天呢?


实际上 Windows 10X 就是希望砍掉原生支持 x86 应用,改以虚拟化“沙箱”有限兼容,实现小尺寸机器轻装上阵的目的。它不像早年的 Windows RT 一样,从一开始就断绝了人们使用传统软件的可能性,留下了一线曙光,这才让它承载了更多的期待。所以,它的胎死腹中才让人心疼。


视窗“造反”,十年不成


我们已经习惯了出厂只有 3~4 年的手机就已经无法再升级新版系统。


手机操作系统是一个更封闭的环境,但是对于消费者而言却显得“更友好”,只要“不卡”就行。


但 Windows 用户并不希望自己的电脑变成跟手机一样,动不动就不兼容要换新的。超期服役长达 10 年以上的电脑不在少数。Windows PC 的用户遍布社会各行各业,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需求,每一个人的需求都不应该被忽视。


所以从历史上来看,任何一个低于完整版 Windows 的设定,也就是在里面一旦不能够正常流畅的运行传统的 Win32(x86)应用的设定,在市场上总是注定要失败的。


这次微软铁了心要退役 IE 浏览器内核,但估计就像年初淘汰 Flash 一样,就算准备再充分,也总会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出现意想不到的问题。Flash 停用曾经引发大连铁路局的调度系统故障,而社长估计 IE 核心被替代后,出现的各种问题会严重得多。


从技术角度来看,微软始终没有做到自己革自己的命,始终背负着越来越沉重的历史包袱。现在 Windows 已经是一个 36 年历史的产品,距离 Windows 95 这个划时代的版本上市也已经过去了 25 年以上的时间。


据当时的开发人员回忆,Windows 95 的“任务栏”本来打算像苹果电脑一样放在屏幕顶部,但有一些 Windows 3.x 的老旧应用程序,采用的是在屏幕上的“绝对定位”,也就是启动时会固定在屏幕左上角。这样一来,如果任务栏默认在屏幕的顶端,就会挡住其标题栏,让人们无法拖动乃至关闭窗口。



所以,Win95 任务栏在底下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取巧”行为。“历史遗留问题”的噩梦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


Windows 95 首次加入的部分组件和图标,至今仍停留在 Windows 10 的代码库中。而现在仍继承的旧版系统组件,来自 XP 和 Vista 的占大多数。这导致了大量陈年的系统组件相互耦合,谁也离不开谁。


旧版 Windows 组件和功能,随便动一动都可能引发一堆问题,而这些问题可大可小,小到有的用户放弃升级到新版系统,大到系统故障和大规模灾难,堪比“冲击波”“红色代码”或勒索软件等系统漏洞的危害。


所以,每一次对 Windows 基础架构的调整必须是非常慎重的。这也使得微软日渐疲乏,一直希望新建一张白纸,从零开始造轮子,可以无感地替代旧版系统,或者让人们慢慢转移到新平台上。


遗憾的是,这从来没有成功过。


早在世纪初,微软就曾寄希望于从头开发 Longhorn 系统以尽可能抛弃历史包袱,但这后来变成了一场工程灾难。2004 年微软不得不归零进度,重新开始开发后来的 Vista 系统并在两年后上市,相当于白白浪费了三年时光。


随着 Windows 7 获得成功,微软稍微有了喘息之机,可以重新开始研究将 Windows 代码山的烂摊子“愚公移山”,让将来的系统开发轻装上阵的课题。由此产生了三个主要的方向:


1. “假装是 Windows”


针对不同设备定制不同的系统,但界面和体验看起来差不多,都像是桌面版 Windows。这样的例子有 Windows CE、Windows RT、Windows 10 Mobile。


虽然微软非常努力地让跨平台系统的体验看起来一样,但外表之下却大相径庭。敏锐的用户可能会注意到“开始”菜单之间的功能差异,这是因为要使两个平台上都提供同一个功能,就需要构建两次,而不是一次。在 Windows 10 Mobile 上首次出现的“动态磁贴”功能,花了一年多才出现在电脑桌面上。


为了模拟出一个大致像桌面的界面,付出了大量时间精力,结果并不理想。最终,只能做到在这些仿真桌面上运行“我的电脑”、浏览器和 Office 而已,其它大量软件都不兼容,用户不买账。



随 Surface Neo ,微软还宣布了一款小手机 Surface Duo,它本来也想用 Windows 10X 系统。在 10X 开发陷入僵局后,Surface 团队仍然希望销售一款手机。2018 年底,微软与外包服务商 Movial 签订合同,针对 Duo 定制了一款 Android 系统,并将几个 Windows 驱动移植到 Android 上。



Duo 最终还是上市了,此时其处理器、内存等配置已经是一年前的旧款,还砍掉了摄像头。很多用户反映该产品是强行给 Android 套上了一个长得像 Windows 的壳,而且大部分原本为竖屏优化的应用,在左右双屏上表现不佳。


可以说 Duo 是这种“假装是 Windows”策略的终极进化版,也体现了这种路线的荒谬。


2. 另起炉灶


做一个界面、功能和体验都不一样的新产品,即 Courier、Kin、Windows Phone、Hololens。这么搞的问题则在于新产品跟旧平台之间完全没有关联,用户的迁移意愿不高。



2009~2010 年间开发的 Courier 是后来 Surface Neo 的原型机,具备基本的笔记、剪贴、看书等功能。Kin 则是方便连接到 Facebook 等社交网络的非智能手机。它们都不需要你有一台 Windows 电脑就能使用,而最大的问题是没人用。大家对缺乏应用生态的新玩意并不感兴趣。


截至目前,这条路线只有 Xbox 和 Hololens 算是走得比较成功的。它们不依靠原有的 PC 用户,就发展出了自己的用户群。


3. 拆掉代码山


将传统 Windows 的内核、用户界面,以及针对不同设备定制的功能“解耦”拆开,再模块化组装,这就是 Windows Core OS。


在准备开发 Surface Neo(代号为“仙女座”,Andromeda)时,微软意识到每次想要为新型设备(如可折叠)构建 Windows 10 版本时,都需要处理大量的额外工作。Windows 10 本身的存在不适合可折叠 PC。微软固然可以再造轮子,但随后必须重建许多在 Windows 10 其他版本上的现有功能,以确保这些功能也可以在新设备上正常运行,这是资源和精力的巨大浪费。


2016 年,双屏 Andromeda 设备的工作正式开始,微软决定创建一个轻量级、无遗留问题、适应性强的操作系统,从而决定开发 Windows Core OS。Core OS 与自适应外壳 CShell 、桌面环境 Polaris 搭配,就成了后来的 Windows 10X。


然而,开发团队很快就意识到将内核和外观模块化的工作不仅周期长,而且问题频发。这个项目很快就落后进度了。Windows Core OS 原计划在 2017 年年底之前,让设备商和开发者测试,但项目被无限期推迟了。


即便如此,Windows Core OS 是历史上最接近完全成功的实践,在其它一些没那么复杂的工程上仍在继续进展。目前 Hololens、Xbox 和 Surface Hub 上面运行的都已经是跟完整版 Windows 10 一样的系统内核,而用户对内核的转变基本上没有感知。



在“拆卸”Windows 代码山的过程中,Core OS 团队就是否保留对老旧 x86 应用的兼容产生了分歧。最后结论是以虚拟化沙盒的方式兼容 x86 应用,而这一更改的进度也很缓慢。这种虚拟化技术目前正应用于 Windows 10 on ARM 上,它使得高通芯片的机器可以跑 Windows。


但 Windows 转换处理器架构的过程比苹果那边吃力得多。M1 芯片发布以后,大多数 Mac 用户几乎没有感知地完成了从英特尔芯片的切换,同时拥有了运行 iOS 应用的双份快乐。


而微软这边,截至 2021 年 4 月,对 64 位 x86 应用的虚拟化有了新的突破:可以勉强跑起 Adobe 全家桶的 CS6 版本。第三方 OEM 硬件商也非常犹豫,目前除微软自家的 Surface Pro X 之外,采用 ARM 架构的平板只有一款 HP Elite Folio,总的进度都处于原地踏步的艰难局面。更不用说,英特尔感到自家后院起火,还曾于 2017 年警告过微软,强行模拟 x86 架构可能侵犯其专利。


值得庆幸的是,“下一代 Windows”目前透露的功能,理论上都可以移植到 ARM 架构。最重头的 Linux 和 Android 子系统是以 Hyper-V 为基础,而 Windows 10 on ARM 去年开始已经支持 Hyper-V 了。


结论


Windows 自我变革的挣扎过程,显示了一个以爆款产品取得成功的企业,如何在面对新挑战的时候左右为难。如果以往的优势技术过于成功,放弃它尝鲜需要巨大的成本,往往使得先发者“抱残守缺”,很可能错过下一波浪潮。


例如,惯用信用卡的美国人在移动支付方面落后于中国;而中国人充分享受了移动互联网的便利,不一定会同样积极地转向今后出现的新技术。


众人皆知的诺基亚只是懒惰地寄希望于 Windows Phone。而与此不同,微软多处押宝,进行了各个方向的尝试,感觉特别像当年的可口可乐,和现在的腾讯、阿里、拼多多、美团、字节。


抛开 Windows 部门看,微软的变革是不断跳出自我,打开自我的过程。最后将微软彻底拯救出来,带向复兴的是云和企业级服务,操作系统的地位越来越被弱化。这个转型的成功应该大部分归功于纳德拉,它使得现在的微软雇员不必再遵守当年“不准用苹果”的公司规定。


但对于 Windows 而言,其自身变革的过程现在看依然漫长和痛苦。在电影《流浪地球》里,过了几十上百年,人们仍然用着盗版 Windows 10 的预言,说不准意外的相当靠谱。



在 PC、智能手机和可折叠设备之后,下一个“范式变革”很可能是 VR 眼镜。到时 Facebook 旗下的 Oculus 很可能成为非常有竞争力的玩家。而微软对此不算毫无准备,Hololens 在企业级场景的应用日趋成熟。同时,在汽车等其它嵌入式环境的 Windows 也可以最大限度抛弃历史包袱实现进化。


“下一代 Windows”的真正未来,可能不在我们的电脑屏幕上,而是存在于我们现在想象不到的新玩意之中。


参考资料

https://www.cnbeta.com/articles/tech/1128657.htm

https://mp.weixin.qq.com/s/FDSbUylBRaEI1MCS8NRdXw

https://devblogs.microsoft.com/oldnewthing/20030912-00/?p=42543

https://www.cnbeta.com/articles/tech/1031953.htm

https://www.cnbeta.com/articles/tech/1028561.htm

https://www.techrepublic.com/article/windows-on-arm-this-is-how-well-64-bit-emulation-is-working/

https://arstechnica.com/information-technology/2017/06/intel-fires-warning-shots-at-microsoft-claims-x86-emulation-is-a-patent-minefield/


作者:书航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

白小姐选一肖一码_香港马会开奖结果_铁算盘心水论坛_王中王精选资料